当前位置:gs315.com情感心脏微创手术(这个微创手术救了不少人)
心脏微创手术(这个微创手术救了不少人)
2022-10-02

春节将近,团圆和欢聚是不变的主题。专家提醒,春节时期在保持心情愉悦的同时,也要记得呵护心血管健康。

图文无关,仅为配图

“旧”病新发,孔大伯年前突发心衰

早在17年前,孔大伯因“急性心肌梗死”置入支架一枚。

不料,孔大伯病情进展迅速,后发展为 “缺血性心肌病”,并形成“心尖室壁瘤”。经检查发现,孔大伯左室射血分数仅为21%(正常>55%),多次出现心力衰竭。

重点是,孔大伯还出现了反复发作的室性心动过速(简称“室速”,是一种可能发生猝死的恶性心动过速)!而埋藏式心脏复律除颤器(ICD)是解决孔大伯“烦恼”的“良策”。

今年,孔大伯在这个新春来临之际病情突发,因“心衰”收治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经专家检查发现,孔大伯住院期间多次发作室速,心室率波动于110-140次/分,持续时间短则2-3分钟,多则1天以上。即便对孔大伯联合使用多种抗心律失常药物,也都宣告无效,唯独只有对孔大伯进行ICD放电才能终止室速。可ICD放电一旦终止,室速又再次出现。

这看似频率相对慢的室速在短时间内并不会产生危害,孔大伯也未出现血流动力学紊乱。但长时间无休止的心动过速,将会导致孔老伯原本的心衰更加严重!甚至,还会演变为室颤,出现“电风暴”而死亡。

那时,即便是ICD放电,也无济于事了。

图文无关,仅为配图

多学科会诊,为孔老伯“量身定做”治疗方案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党委书记、心内科主任王景峰教授和心脏外科主任杨艳旗教授共同主持心血管疾病MDT,多次就孔老伯这个棘手病例展开讨论。

专家们一致认为,目前孔老伯的治疗方案首选是“心脏移植”,能一次性解决心力衰竭和无休止室速这两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为此,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多次向孔老伯详细解释“心脏移植”这一手术。但问题来了,孔老伯态度坚决,移植手术万万不能!

眼看室速持续时间越来越长,孔老伯的心衰越来越重,再不终止室速,孔大伯肯定会因顽固性心衰导致心源性休克,危在旦夕,这让人无比担心!

王景峰教授再次召集心内科周淑娴教授、刘品明教授、聂如琼教授、谢双伦教授、方昶教授、陈样新教授等进行讨论,一致认为可以让孔老伯尝试使用室速射频消融术。

孔老伯病情复杂,心衰较重,就连平卧都十分困难。再加上孔老伯的室壁瘤很大(瘤体外壁很薄,才3mm),如果采用射频消融术,在孔老伯的心腔内操作导管,有穿破瘤体造成心包压塞的可能,故此类手术难度很大,风险极高。

对此,心律失常团队征得孔老伯家属的同意,制定了详细的手术方案,先强化药物治疗心衰,短期内改善症状;同时,邀请麻醉科行气管内麻醉下手术,心胸外科作为“后备力量”,一同为孔老伯“保驾护航”,完成这一充满挑战性的手术。

在心脏上描绘“地图”,病灶一击即“中”

王景峰教授介绍,射频消融术是一种微创手术,将心导管定位于心律失常发作部位,利用射频电流能量转换为热能,引起心肌细胞电生理学改变而治疗心律失常。可以说,这是一项能根治心律失常的技术。

2019年1月11日上午,手术正式开始。

首先,麻醉科王飞副教授顺利为孔老伯实施气管内麻醉。而后,谢双伦教授熟练操作消融导管,在三维电解剖标测系统的指导下进行左心室解剖建模,仔细且耐心地激动标测、起搏标测和拖带标测,生怕漏掉任何一个重要细节。

建模和标测是整个手术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这就像是在心脏上精准测绘一份“地图”,只有把地图绘制准确,才能发现病灶“藏身之地”,并一击即“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过长达3个多小时的紧张标测后,孔大伯左心室结构和心腔内电激动图清晰地展现出来,在室壁瘤周边发现了一个提示“关键峡部”的“舒张中期双电位”,并以此为基础成功找到了“关键峡部”消融仅23秒,孔大伯持续了3天的室速,终于停止了。

但专家们并未掉以轻心,而是继续在该处持续巩固消融。经过反复验证,室速再未被“诱发”。这标志着,手术成功了!

慢慢地,孔大伯恢复意识,能正常对答,且各项生命指标趋于平稳……

经过几日住院观察,未见有室速发作,心衰没有了室速“助力”,也被牢牢“控制”住,孔老伯情况明显好转,顺利出院。

图文无关,仅为配图

专家提醒,出现室速要及时就诊

春节,是阖家团圆、共聚天伦的美好日子,也是心脑血管病的高发期。专家提醒,如果心脏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就医,避免出现孔大伯的情况。

提及孔大伯的病情,王景峰教授指出,这是一名典型的心肌梗死患者。心肌梗死后,心脏会发生结构重构和电重构。随着心脏增大和心功能下降,发生室速或室颤等恶性心律失常的机会也大大增加。王景峰教授提醒,对于急性心梗后40天或支架植入术后90天,左室射血分数仍<35%的患者,尤其是明确发作过室速或室颤或不明原因晕厥者,植入ICD是唯一能降低心血管死亡率的措施。

对于已经植入ICD的患者,若频繁发作药物无法控制的室速或室颤,反复的电除颤不仅加速ICD的电池耗竭,也让患者备受身心折磨,使心功能进一步受损。此时,射频消融术可以减少室速和室颤的发作,减少ICD放电,是一项值得尝试的治疗方法。不过,对于晚期的心衰兼有恶性心律失常的患者,药物效果十分有限,最好的治疗手段仍是心脏移植。

谢双伦教授介绍,室速是一类恶性疾病,会引起头晕、心悸、胸闷、黑曚甚至晕厥,严重者可能会诱发室颤,导致猝死。新春佳节之时,如果有市民出现了室速的症状,或心电图或者动态心电图提示室速,一定要去医院心内科就诊,避免贻误病情。

本文医学指导:

王景峰教授

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首届名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谢双伦教授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内科心律失常专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